实现区域边界互利共赢、和谐稳定发展

2021-03-19 06:13

如何解决跨区域尤其是跨省域经济社会发展问题,打破‘各自为政’、‘各行其是’,构建和谐稳定、产业发展的跨区域社会环境,显得尤为迫切。四川凉山州委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说,“创新设置跨区域跨省党组织,能够在不改变原有行政组织构架下最大化发挥两地合力,将党组织覆盖延伸到‘空白点’、‘三不管’地带。”

四川大学政治学博士张志军认为,四川与云南尝试的这项跨区域党组织共建工作,是一大创举。这种模式打破了传统的行政区域壁垒,形成互利互信的工作机制,可以有效解决长期以来“三不管”真空地带的一系列难题,有利于构建稳定和谐的区域边界关系,值得借鉴与推广。(完)

据了解,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有8个县与云南昭通、迪庆等地及本省内多市接壤,经济发展差异巨大,民族生活习惯迥异,区域边界发展直接影响该州整体发展环境。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该州在本区域内部分地区已设置跨村、跨乡、跨县联合党工委,并在产业发展、社会和谐稳定等方面取得实效;在跨省党建方面,除宁南与云南巧家成功推进外,该州雷波县已与云南永善县开展党建共建工作,并在产业发展达成共识,还成立了“金沙青椒合作社”。

32岁的宁南县组织部党建办副主任史良权被派到云南巧家县组织部工作以后,时间似乎宽裕了些,因为这里的工作人员多出一半,不过多出的时间让他学到很多新的组织工作方式方法。

宁南县作为四川凉山先行先试的一个点,与云南巧家县接触之初,便受到当地欢迎与重视。

宁南地处四川凉山南端金沙江畔,被誉为“中国茧都”,18万余人口有10多万人栽桑养蚕,蚕桑成为当地农民的致富产业。距离宁南县城不到一小时车程、隔江相望的云南巧家县人口众多,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产业发展与宁南关联度不高,但随着巨型电站白鹤滩电站建设的推进,两县将面临拆迁、移民等诸多共同社会问题。

记者在宁南、巧家两县《关于建立联合党工委的实施方案》中看到,联合党工委实行不改变隶属关系,采取“常委制”的运转模式进行设置,确定了议事规则、议事范围、组织设置等;联合党工委开展两地边界基层党建、白鹤滩电站移民、产业发展、文化交流等利益共存的工作。

据了解,两县第一批选派干部双方各3名,时间为6个月。挂职干部原有的行政关系、工资待遇不变,两县组织部分别给予挂职干部每月补贴500元。双方定期召开党建联席会议,就农村党建、产业富民、移民安置等专题交流。

据记者了解,跨区域边界地带,历来是各级党委政府管控的难点。四川凉山在省际及本地区内设置跨区域党组织,在新的时期提出了一种跨区域边界管理模式。

四川凉山州委组织部部长冯斌认为,边界区域作为传统行政格局交叉结合部,处于各方行政控制的边缘地带,“各自为政”的局面导致推动发展动力不足、投资吸引力不强,但又唇齿相依、利益并存,根据凉山特殊环境,创新设置跨区域跨省域联合党工委,有利于有效管理个别地区的薄弱环节,有利于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构建和谐稳定的区域边界关系。

“省情县情都不一样,互相学习的东西确实不少。”他说,“这也为做好两县边界群众工作奠定了基础。”

凉山当地一位长期从事党建工作的干部表示,跨省际设置联合党工委尽管难度大,但具有一定现实意义,也具有可操作性,要实现它,相对于县,除了需要市(州)大力推进,还需要更高一级党委肯定、支持。

在记者采访中,有干部认为跨省域党建长久的实施下去存在难度,可能会因为领导的调整而中断;也有群众认为,对老百姓来说这是好事,不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小区域内跨县管理就十分困难,何况跨省;更有人担心,这第一批互派干部也可能就是试验品,能否推行值得商榷。

在记者的多日采访中,这些疑虑也不无存在。不过,记者从四川宁南县委组织部了解到,跨省区域党建共建仅仅是“万里长征第一步”,接下来将围绕“优化功能、整合资源、服务群众、凝聚人心、推动发展”目标,成立“中国共产党宁南县、巧家县联合工作委员会”。也就是说,在两地交界的乡(镇)村会出现联合党工委这样一个具体的党组织,共同完成双边利益攸关的事务。

作为川、滇两省跨区域“大党建”互派的6名干部之一,杨正伟感触良深。

“联合党工委由两县县委副书记作为联合党工委召集人,并主持工作。”四川宁南县委组织部部长巫阿琼告诉记者,“联合党工委设常委10名,分别有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组织部长、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组成;因为工作变动的,及时增补。”

据记者调查,四川凉山作为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交通、产业发展相对滞后,近年来,随着流经此地的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干流上的白鹤滩、溪洛渡、乌东德、锦屏、瀑布沟等多个大型电站开工建设,且与云南多县接壤,拆迁、移民、产业发展等多种因素叠加,十分容易造成省际跨区域地区社会管理薄弱、民生改善迟缓、党建工作难以覆盖,甚至出现“三不管”地带现象。

“这事从来都没想到过,两地虽隔一条金沙江,但很少交流。”杨正伟说,“两地的产业发展不一样,工作方式习惯也有差别,在这里每天都是忙碌的,而且还需要懂点栽桑养蚕技术,过去对养蚕技术一无所知,现在通过学习交流,走村入户,已能为农户做技术指导了。”

38岁的四川宁南县景星乡挂职干部杨正伟近三个月来尤为忙碌,每天一早到办公室报到以后,就骑着摩托车经过20分钟到达塘鞍村入户开展工作,直到午后才返回乡里吃午餐。三个多月前,他的工作并不是这样。

“与巧家组织部长通过电话谈了跨省区域党建共建的事,对方十分高兴。”四川宁南县委组织部部长巫阿琼说,“随后各自进入准备阶段,不到两个月就完成了互派干部,这就为设置两县联合党工委迈出了实质的一步。”

杨正伟原本是云南省巧家县白鹤滩镇武装部一名干事,平时工作简单,少有下村入户这样的工作。今年初,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宁南县与一江之隔的云南省巧家县沟通交流,决定构建互派互联互动的跨省区域“大党建”工作平台,并将设置两县联合党工委,实现区域边界互利共赢、和谐稳定发展,其中,互派党务干部是其重要内容之一。杨正伟就是以此种方式来到四川工作的。